较真 | 瑞德西韦杀敌八百自损一千?重症患者用了会高肝损伤?

较真要点:

  • 1据媒体报道,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在接受瑞德西韦作为“同情用药”诊疗之后病情出现迅速缓解。但根据目前信息,无法判断其症状减轻是因为瑞德西韦。因为该研究没有提供患者用药前/用药后的外周血病毒血症/病毒载量数据,没有这个数据,就无法判断是否在用药后患者体内病毒RNA立刻下降。
  • 2有传言称:“瑞德西韦的副作用比化疗严重。”目前没有看到临床研究或者报道,来讨论瑞德西韦作为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的副作用。但瑞德西韦之前作为埃博拉的治疗药物,已经完成了三期临床试验(通过一期二期,三期失败了)。当时有175例患者注射过瑞德西韦,9例患者报告了严重不良反应,其中8例都被认为与药物无关,有1例严重低血压被认为可能与药物有关。瑞德西韦虽然之前没有在中国人身上试验过,在其他人种试验的安全性表现还很不错,而且疗程很短,安全性的担忧不是特别大,主要还是担心没效。
  • 3有传言称:“由于肝上也有病毒特异识别的ACE2受体,而瑞德西韦会抑制该受体,可以预期重症患者会表现出高肝损伤。”这个传言有很多常识性错误。比如虽然新冠病毒2019-nCov的已知受体是ACE2,但瑞德西韦是作用在病毒的RNA聚合酶(人没有RNA聚合酶),目的是抑制病毒的复制,并非抑制病毒和ACE2的结合,所以瑞德西韦和ACE2这个受体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查证者:王宇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免疫学博士

一、据媒体报道,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在接受瑞德西韦作为同情用药诊疗之后病情出现迅速缓解,这是否可归功于瑞德西韦?

不能,无法确认是瑞德西韦发挥了作用,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首先来看一下病例的情况。根据NEJM的报告,该患者从1月21日到1月26日发热,体温在38.8摄氏度以上。在1月26日也就是住院第七天晚上,该患者接受了瑞德西韦治疗。7天的时间,其临床症状出现了较大改善,他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96%。

之所以无法判断,原因有三:

1、该患者入院7天才接受了瑞德西韦治疗,对于很多急性病毒感染病来说,7天已经达到了病毒感染的周期。病毒感染往往具有自限性,所以很多急性病毒感染会在一周左右就逐渐痊愈。

2、由于该研究没有提供患者用药前/用药后的外周血病毒血症/病毒载量数据(仅有鼻咽/口咽拭子病毒RNA数据),没有这个数据,就无法判断,是否在用药后患者体内病毒RNA立刻下降。

3、另外,该患者接受了各种支持治疗,这些治疗可能对其症状缓解也有很大帮助。

基于以上分析,无法判断其症状减轻是否归因于这个药物。除非在随机对照实验中或回顾性研究中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否则无法通过一例病例证实某种药物的有效性。

二、有传言称:瑞德西韦是“杀敌八百自损一百万,会暂缓人体新陈代谢,副作用比化疗严重”,这个说法对吗?

目前没有看到临床研究或者报道,来讨论瑞德西韦作为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的副作用。

但瑞德西韦之前作为埃博拉的治疗药物,已经完成了三期临床试验(通过一期二期,三期失败了)。当时有175例患者注射过瑞德西韦,9例患者报告了严重不良反应,其中8例都被认为与药物无关,有1例严重低血压被认为可能与药物有关。

瑞德西韦虽然之前没有在中国人身上试验过,在其他人种试验的安全性表现还很不错,而且疗程很短,安全性的担忧不是特别大,主要还是担心没效。

另外,瑞德西韦的靶点是病毒RNA聚合酶,只有病毒有,而人自身没有,因此这个药的特异性很强。理论上,不会产生严重副作用。

注:FDA药物人体临床试验分3期:第一期是为了监测药物可能存在的毒副作用;第二期试验是要检测药物的有效性;第三期试验需要更多的人来进一步验证药物有效,并且与现有的治疗措施作比较。

三、有传言称:瑞德西韦有很高的肝毒性,由于肝上也有病毒特异识别的ACE2受体,而瑞德西韦会抑制该受体,可以预期重症患者会表现出高肝损伤,两者结合,直接爆肝?

这个传言有很多常识性错误。

首先, ACE2是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该受体在人体内广泛分布。临床上将该受体的抑制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作为治疗高血压的常用药。这是一个经过时间验证的,疗效非常好的药物,没有任何的肝损害。所以说“抑制ACE2受体会引起肝损害”是非常荒谬的。

其次,虽然新冠病毒2019-nCov的已知受体是ACE2,但瑞德西韦是作用在病毒的RNA聚合酶(人没有RNA聚合酶),目的是抑制病毒的复制,并非抑制病毒和ACE2的结合,所以瑞德西韦和ACE2这个受体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想了解更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内容?微信搜索“川东较真辟谣”小程序,点击问答”进行提问,较真妹等你哦~

版权声明:本文系川东较真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