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一提起法海禅师,人们可能马上就会想道‘白娘子与许仙’,脑海中出现的是一个不讨人喜的负面形象。但那不是真正的法海禅师。那完全是被后世歪曲了的形象。我们今天就是要还原历史真相,给大家讲讲真实的法海禅师。

这个法海禅师历史上是确有其人。在前文关于裴休的故事里,我们已经知道了,法海禅师的父亲就是裴休,唐朝宰相。裴休是法海禅师的父亲被唐宣宗称誉为“真儒者”。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时光倒回去一千二百多年前,在京师都城的一个大宅院里,一大早,就见人们出来进去的忙碌着,不一刻,就听见初生婴儿的啼哭声。一个婢女跑来向正在大厅中踱步等待的主人裴休说:“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一个小公子!”裴休十分高兴,大步走进内室,探望夫人和孩子。

那天半夜,裴休被夫人从梦中推醒,听余惊尚在的夫人对他说:“适才妾身做梦,梦见有大蛇向我袭来,我无处躲藏,万分惊恐之际,一个手持宝剑的和尚从空而降,口喊:〝母亲别怕,孩儿来了!〞只见他手起剑落,将那大蛇拦腰斩断!”我顿时惊醒,现在感觉腹中疼痛,怕是要生了。”

裴休马上叫来仆妇丫鬟,快去请来接生婆。不久,婴儿‘呱呱’落地,夫人生下一个男孩。裴休抱着襁褓中的孩子,仔细端详。只见这孩子眉清目秀,不哭不闹,想到夫人的那个梦,于是就给这个孩子起了个乳名叫〝头佗〞。名字就叫裴文德。

朋友,您一定猜到了:这个孩子,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法海大和尚。也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小头陀、裴文德,也就是后来的法海禅师,他的父亲是大唐名臣,是唐宣宗年间的宰相裴休。裴家祖居济源裴村,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济源市。这个裴村世代繁衍着号称〝天下无二裴〞的裴氏家族。

小头陀、文德生有异相,聪明伶俐。裴休对这个孩子也是十分钟爱。很小就教他读书认字。文德也不负父望,读书认真投入,几乎就是过目不忘,饱读诗书,涉猎广泛。尤其是对佛法佛理情有独钟。裴家家风传承,也是信佛敬佛。裴休本人就和许多著名禅师是挚友,经常在一起参禅论道。也带着小文德一起去。父亲也经常会送小文德去附近的寺院去暂住几天,体会僧人的生活。

会昌年间灭佛的时候,裴休正在潭州做刺史。接到皇上灭佛的圣旨后,他十分为难:遵旨吧,实非所愿。自己本是信佛人,从来把自己看作尘世中佛弟子。自己在世为官,也是要秉承佛法,扶世济民的,怎么能做反佛灭佛的事呢?可是抗旨不遵,那也是要杀头灭族的啊!怎么办呢?于是他就想辞官不做,解甲归田,以避此难。

他与家人商量此事,那小文德却说:爹爹,您辞了官,皇上再派了另外的刺史来,他必定要执行皇上的命令。潭州佛寺、僧众仍旧难逃此劫。倒不如您就用手中的权利,来一个明抄暗保。能拖延的就拖延,能救助的就救助,极大的减少对佛众的迫害,护住三宝。其实也为当今皇上减少了罪业,对皇上不失为真忠臣;对佛祖,也尽了一个徒众的本分!岂不是好?’

裴休一听,觉得大有道理。于是他就按照文德说的,仍旧做他的刺史。把皇上要毁庙、毁僧的敕令拖延不发。先给本地的灵佑禅师送信,要他做好安排。一切就绪,裴休发布告示,宣告武宗的命令。因此潭州地区寺庙、僧众以及佛像等,没有象其它地方那样被毁灭性的破坏。裴休此后对文德更加看重。

一次,皇上钟爱的一位皇子得了重病,遍寻名医,均不奏效。搞得皇上心神不安。皇上身边的一位高僧对皇上说:皇子要远离红尘,可得性命。皇上一听,这不就是说要皇子出家做和尚嘛。皇上没有说话,只是皱起了眉头。

那高僧也不再多言。左右的大臣也没有人说什么。裴休在一旁,回家说起这事,不知如何是好。

谁知那文德听了,马上对父亲说:“孩儿倒有一个两全之计。”

裴休看着这个小儿子,说:“你有什么好办法,快快说来。”

文德说:“孩儿从小受教,多读经文,知道人世轮回,因缘果报,无尽无休;生老病死,苦海无边;早就有志身入空门,研修佛法。但苦于孩儿年前刚刚考中状元,又蒙圣恩,点了翰林。若贸然提出出家,恐怕皇上怪罪。倒不如趁这个机会,禀明圣上,孩儿代皇子出家。一来解皇上之忧,尽臣子之忠;二来也遂了孩儿夙志,可望解脱红尘之苦;三来也能替父亲了却自身入佛门修行之愿。岂不是好?”

裴休听了,考虑再三。虽心下还是有些不舍,但也知道儿子说得全是真话。于是全家商量,第二天裴休奏明皇上。皇上大为感动,以重礼相待。

裴休亲自送子入住沩山密印寺。这密印寺本是裴休募捐修建,皇上御赐寺名‘密印寺’。文德就在密印寺出家为僧。拜在当时禅门沩仰宗创始人、也是密印寺主持的‘灵佑禅师’足下为弟子,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灵佑禅师为文德授戒,说:“宰相之子代皇子出家,功德无量,出家敝寺,为山门大壮颜色。”灵佑禅师为文德赐号“法海”。从此,小头陀成了‘法海’僧。

剃度之后,灵佑禅师命法海日日苦行,先是让他每天给寺内的常住众僧劈烧火用的木柴,每天除了诵经念佛就是劈柴。就做了近三年时间;三年劈柴过后师父又命他每日为常住五百余僧众担运生活用水。这个活十分辛苦。冬天天冷路滑,夏天烈日暴晒。加上山路崎岖,凹凸不平,实在辛苦。

有一次,他大汗淋漓地担着水桶,跨过石块避过巉崖,小心翼翼不让水撒出来,还是差一点跌了一跤。不由得心生怨怼,自语道:“和尚吃水翰林挑,纵然吃了也难消”。

这下可好,整个密印寺僧众吃完饭后,都感觉肚子不舒服,东西在那里堵着,不能消化。真成了‘纵然吃了也难消’了。可见那时法海已经有了一定的功力,说出话来是要起作用的了。要不为什么修行人要讲‘修口’呢。那真是一言既出业即成啊。

大家都说饮食难消,这样的异常,引起了师父灵佑禅师的注意。他发现了个中缘由。也不说什么。但等那天法海照例每天来参见师父时,灵佑禅师闭目单立右掌,慢慢诵道:“老僧打一坐,可消万石粮”。到底是高僧,功力不凡,

灵佑禅师这样做了之后,就把法海那个给解了。从此,大众腹中隔阂完全解除。饮食不消的现象没有了。而法海当时听了师父的点悟,心中感愧。回来自我反省,自束其心,收摄心神,此后每日更加专心修行服务众僧,再不妄生一念。

就这样每天挑水,上山下山,循环往复。春往秋来。一日,法海正在担水往山上走,却看见一个寺内的小沙弥,带着一队人迎面过来。队伍中有一顶轿子。那个轿子在他面前停下来,轿上下来一个妇人。

法海注目一看,不是别人,却正是自己的亲姐姐!原来,姐姐挂念幼弟,不远千里,从都城来到湖南看望弟弟。姐姐一看到弟弟受这样的苦,干这么重的活,每天来回长途跋涉,山路崎岖,那稚嫩的肩头都磨起了老厚的茧子。实在心疼,不由得拽住弟弟的手,流泪不止。心想他从小锦衣玉食,哪里吃过这样的苦。连家里的仆人也没受过这样的罪啊。

于是姐姐决定把自己的脂粉钱也就是私房钱都拿出来施舍给寺庙,修建了一个工程浩大的饮水磵,当地老百姓给这个磵起名就叫“美女磵”。自从有了这个磵,沩山的山民、寺院里的僧众都不用再长途跋涉,翻山越岭的挑水了。解决了人们生活的一大困难。直到今天,这条饮水磵的磵石还依稀可见。

此后不久,师父说法海的苦行生活圆满结束。让他开始三年的闭关修行。这三年中,法海一心坐关参禅。到了闭关三年圆满时,不开关门,师父灵佑禅师亲自到关门外直呼“法海”之名。法海禅师听到师父呼唤,在关房中应声而出,而关房门窗既没有开启,也毫无损坏,这标识着他功成圆满已经得道了!一时间,合寺内外僧俗大众都来亲近他,向他问道。每日络绎不绝。

一天灵佑禅师把法海叫去,对他说他还需要去云游,到江西庐山等地去云游。他谨遵师命,托钵云游,走遍江西,到了庐山。离开庐山之后,又来到江苏镇江市俘山的一片荒林中。在这个地方,他停留了下来。很喜欢那个地方的清新雅静。就在那里结庐打禅清修。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一次在山林中,竟然发现了几尊佛像残骸。觉得奇怪。

一天碰到一位打柴人,两人相谈之下,那人告诉说,这个地方,原本有一座庙宇,是在东晋时期建造的。名为‘泽心寺’,当年也是香火旺盛的道场。可是后来由于连年战乱。法海到那里的时候,泽心寺早已经墙倾院毁,房倒屋塌,破烂不堪,一派荒凉,看不出昔日模样了。法海看到的那些佛像残骸,就是原来那个‘泽心寺’里的佛像留下的。

法海听了,心中升起了要修复寺庙,重塑佛像,弘扬佛法的念心。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燃烧一节手指来向佛祖明志。立誓要重修道场。从此,他身居山洞,每日除了参禅,就开山种田,筹资修庙。附近的乡民们都知道山里来了一位高僧要重建泽心寺,也都来帮忙。

一次,法海在修寺挖土时意外挖到一批黄金,他把这批黄金全数上交给当时的镇江太守李琦。李琦将此事上奏皇上,唐宣宗深为嘉奖,说这是佛祖对法海一片诚心的善报。特下敕令把这批黄金发还给法海用来修复庙宇,并钦赐庙宇名为‘金山寺’。从此泽心寺改名金山寺,而裴休的儿子法海禅师也成了金山寺的一代祖师。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经过漫长的艰苦创建,金山禅寺最后圆满建成,成为江南地区佛教界最大的禅宗庙宇,名震古今。法海禅师也被亲切地称作金山寺的“开山裴祖”。

从开始动土建设寺院直到寺院完工之前,法海禅师一直在金山寺旁的一个山洞中禅修。

话说有一天法海正在山洞打禅坐,突然闻到一股腥骚之气,眼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条白色巨蛇,长约数丈,有水桶般粗。盘在那里立起前身,吐着芯子,盯着法海。法海运起宿命通神功,得知这本是一条千年白蛇,在深山密林中,因机缘巧合,受了日精月华,得了灵气,有了些小能小术,成了蛇精。到处伤人,吸人精血。来到禅洞,是想缠害禅师,要附体借以修成人形。

禅师闭目不动,运用思维传感打入白蛇脑中,劝道:“天法是不许动物修炼的,动物没有人性,修成就是魔,是要遭天谴的。若你真想修炼,劝你快快转世,投胎做人,有了人身,才可修炼。还要修正法,似你这样,靠吸人精血,害人性命,是邪法魔道。天理不容。我本当灭你除害,但怜你千年修行,不忍毁你于一旦。今日饶你一次。你快快去投人胎,走正道,下次就不再宽容了!”

那白蛇原本气焰嚣张,它只见这个和尚身上的东西很好,是它想要的,就如同西游记里那些妖怪想吃唐僧肉一般。听了法师这番教诲,不以为意,还想蠢动。但是发现自己就是被定在那里,动弹不得。这才害怕,赶紧给法师叩头求饶。法师放它一命,白蛇仓皇逃窜溜走了。这一幕,被附近的乡民们看见,广为流传。都知道浮山来了一位有道高僧,把那个为害乡邻的蛇妖驱跑了。

直到今天,镇江金山寺塔西面下侧还能看到一个山洞,人称〝法海洞〞,又名〝裴公洞〞,据说就是法海当年的苦修之处。法海圆寂后,弟子们在他打禅的石洞里雕了尊法海石像供奉他。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春去秋来,日月如梭。法海禅师主持金山寺数年过去了。忽一日,禅师对身边监寺和几位执事僧说,自己要出去一趟,到杭州了却一桩昔年公案。嘱咐了弟子们一些事项,说不久即回。也不带随从,自己就走了。

原来禅师看到当年那条白蛇,没有听自己的劝诫,靠着吸吮死人的脑髓,骨血,慢慢的竟然被它修出了人形来。近日竟然在夜间变化成美貌女子,专门去勾引单身男子,深夜读书人。

那些人被美色所迷,上了它的当,被盗精吸髓,结果最后精血耗尽,丧了性命。法师看到这蛇妖到了杭州附近,又勾引了一个名叫许宣的青年男子,于是法师决定去除妖救人。

话说那白蛇此时也有了一些小能小术,也能变化成人形。但终究是歪魔邪道,抵不住正阳之气,只能在夜间出来。这天来到杭州附近,看到许宣白天到一个药店做工,晚上回来一个人独宿,没有家人。它见那许宣阳气正足,精血旺盛。很是中意。到了晚上,化成一个美女模样,敲许宣的门。许宣开门一看,是一位陌生的美貌女子。心里奇怪,问你是谁呀,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白蛇万福施礼,说:“我是邻家女儿,名叫素贞。因慕相公人品,特来相就。自荐枕席,愿与你结秦晋之好。”

这许宣也没见过邻家的女儿,但心中被她的美貌打动,心想:“也许是狐精吧?或许是鬼魂。那又有什么?许多书中不是都写了这样的故事吗?”于是就把女子留下来了。

从此,这女子白天离去,晚间自来。两人夜夜交欢。女子嘱咐许宣,不要对人说起。一连过了数日。这一日清晨起来,许宣要去店里做工。但站起身来只觉得身体虚弱,两脚发软,头昏无力。走在去药店的路上,忽然面前出现一位禅师,宛如从天而降,只见他身披红色袈裟,手持禅杖,鹤发童颜,双目有神,不言而威。

这禅师立掌对许宣唱了一个大诺,说:“施主,老僧这里有礼了。”许宣慌忙回礼,又听那老和尚说到:“施主你面透黑气,妖孽缠身,死到临头,难道不知吗?”

许宣听了,心中狐疑,不由得连连摇头:“我与法师素不相识,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禅师说:“许宣,近日有一美貌女子,自称是邻家女儿,你与她两人夜夜交欢,可有其事?”

这许宣心中一凛:“法师如何知道在下的名字?又是怎么知道那个邻家女儿的事呢?”于是回礼答道:

“禀告法师,确有其事。不知道法师怎么知道在下的名字呢?”

法师说道:“你可知道她本是一条千年成精的蛇妖,到处害人,专门勾引年轻男子,吸取人体精华,已经害死多人,现在是找到你身上来了,你难道自己感觉不到吗?”

许宣听了,心想哎呀,说不定真是如此,要不自己怎么就感觉那么浑身无力,头昏脚软呢?心里想着不由害怕,给法师施礼说:“果真如此,还求法师,救小子一命!”

法师说“我这次下山来,就是要除掉这个妖孽,为民除害。本来这蛇妖该遭天谴,雷电劈死即可。但老衲有心要你看个明白,所以下山走一遭。今日看我怎样处治这个妖孽。”

说着,二人回到许宣家门。好个禅师,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一声大喝:“揭谛何在?快把白蛇妖精擒来!听本法师发落!

”顿见庭前一阵狂风,风过处,‘豁喇’一声,半空中坠下一个小人儿形来。

许宣一看,正是那个夜夜与自己在一处的女子!只见禅师举起右手中的钵,抛向空中,那钵放出白光,白光如网一样,罩住了那个女子,

禅师喝道:“快快现了原形来!”就见那个女子在光罩里面打了几个滚,现了原形,化成了一条约三尺长的白蛇。禅师又喝道:“把你如何害人如实招来!”

那白蛇起初还不肯招认,禅师用手指一划,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屏幕一样的窗口,那上面一幕幕演示了白蛇得灵气成精的过程,到坟墓里吸死人血髓的过程,历历在目,如同皮影戏一样。白蛇看了,不得不招。先说了自己在某家大户后花园勾引那家的少爷公子,害得那公子精尽血枯而死;每当白蛇讲出一件,那屏幕上就如实显现当时的场景。还讲到白蛇去到一家,要进入那家的后花园勾引那家公子,但到了门口被土地挡住了,那是高德人家,土地不许妖孽进入害人。还有一次,白蛇去勾引一位单身读书的穷苦书生,但那书生不为所动,一派正气,白蛇被那正气挡住,竟然不能得手。

那许宣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直到最后,竟然就看到了那天自己被蛇精诱惑的场面,不由得又羞又愧,不忍再看。

这时只听禅师厉声说道:“上次在山中我念你千年修行,饶你不死,曾警戒你要走正道。你却恣意妄为,自讨死路!我今日须饶你不得!”

说着吩咐揭谛,把白蛇蛇身压入雷锋塔底,让世人永远记住这个教训。把白蛇主元神打入地狱,要它受尽百般酷刑,偿还所欠命债。一时间西湖上风雨大作,揭谛施法,把白蛇压在了塔底下。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

白蛇的魂灵被打入地狱,瞬间风停雨住。一切都恢复往日模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那许宣,傻傻的愣在那里,好像一场大梦初醒。法海禅师见妖孽已除,便要离去。对许宣说:佛法无边。我本可以用雷击灭掉它的。就只为让你明白,也传告世人,不要被妖孽迷惑。人妖不可相通。妖就是妖,魔就是魔。总是要害人的。施主来日方长,你要好自为之。”

这里许宣一把拽住禅师,双膝下跪,道:“法师慈悲,救了小子性命。还求法师救人救到底,许宣愿随我师出家修行,还望师父成全,收下这个不肖弟子。感恩不尽!”

法海应允,收他为徒。并给世人留下几句诗作为劝诫:

奉劝世人休爱色,爱色之人被色迷。心正自然邪不侵,身正怎有魔来欺?

多少灾祸皆因色,命丧魔手被妖吞。

许宣就在金山寺削发为僧。修行数年,一夕坐化去了。

法海除妖那一幕,宇宙十方世界都在看。那无知道人和沉香师徒云游四海,途径此处,也看个满眼。

无知道人捋须长叹了一声,对沉香说:“唉,可惜啊。到了后世,佛法末世之时,人心魔变,人类道德败坏,不再信神,反倒反神排神。那个时候,法海会被污名,蛇妖反而成了好人。唉,那个时候,人也就危险了!”

朋友,看到这里,大家可能都清楚了,历史上真实的法海,是一个得道高僧。法术高强,降魔除妖,为民除害,是人类正义的保卫者。

作为人,追求、向往美好的爱情无可非议,但是一定要切记人妖不可混淆。是非不可颠倒。否则受害的还是自己。

赞 (0)